<noscript id="camuf"></noscript>

<var id="camuf"><mark id="camuf"></mark></var>
  • <nav id="camuf"></nav>
    <nav id="camuf"></nav>
      <wbr id="camuf"><th id="camuf"><noscript id="camuf"></noscript></th></wbr>

        <form id="camuf"></form>
      1. <nobr id="camuf"></nobr>
          <form id="camuf"><th id="camuf"><sub id="camuf"></sub></th></form>
          中国上饶
          上饶市数字政府集约化统一门户
          欧美日韩在线视频一区二区三区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区县动态
          分享到:
          端稳新饭碗 日子有奔头
          • 来源: 上饶日报
          • 发布时间: 2022-08-24 08:55
          • 字体【      】

          岸上渔民生活富裕,湖中江豚欢乐嬉戏。近年来,余干县坚决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重要指示要求,按照“禁得住、退得出、能小康”的总体目标,全力推进鄱阳湖重点水域禁捕退捕工作,积极推动退捕渔民转产转业,妥善做好退捕渔民安置保障工作,帮扶退捕渔民真正走上岸、立住脚、谋发展,谱写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新篇章。

          从“捕鱼者”到“种养户”,家门口端稳“金饭碗”

          多年来,滥捕滥捞,竭泽而渔等非法捕鱼作业方式破坏了鄱阳湖生物完整性,使得鱼类越捕越少,生态越捕越遭,渔民越捕越穷。

          “2012年之前,一天捕500斤左右的鱼是很轻松的,而且有很多高价鱼种。但2012年之后,一天在鄱阳湖打100斤鱼都算是运气好,而且大多是低价普通家鱼”“因为过度捕捞,鄱阳湖里的鱼越来越少,捕鱼越来越难了”……余干县不少渔民意识到了无节制捕捞问题的严重性,瑞洪镇驾湖村渔民张小华便是其中之一。

          为保护生物多样性,给子孙后代留“渔地”,自2020年1月1日零时起,余干县所辖鄱阳湖所有天然水域实行全面禁渔。其中鄱阳湖余干县辖区水域暂定实行10年禁渔,水生生物保护区实行常年禁渔。信江余干段永久禁渔。

          渔民不打鱼、生计靠什么?“找不到工作是最担心的事。做了一辈子渔民,文化程度不高,没有一技之长。”正当张小华犯愁的时候。该县积极培育和壮大退捕渔民转产就业基地,投资1.1亿元建设的蔬菜种植产业基地和投资1050.66万元建设的赣鄱菌菇种植专业合作社联合社基地,示范带领了瑞洪镇19个渔村,1089户渔民可以务工就业;投资2.5亿元建设的5万亩芡实种养基地,示范带动湖区周边乡镇85个渔民户转产就业。

          2020年,张小华退捕上岸,在位于家乡瑞洪镇的退捕禁捕转产转业种养殖基地工作。“以前捕鱼收入不太稳定,如果碰上恶劣天气,收入会受到严重影响,现在每个月工资有六七千块钱。现在的收入和以前捕鱼相比要多得多,日子也过得更好了,同时还能照顾到孩子和家里的老人。”张小华满意地说。

          从“卖鱼虾”到“卖风景”,旅游饭越吃越香甜

          “你这块石头卖多少钱?”“最少1000元”“800元卖不卖?”自2019年开市以来,经常有来自上海、浙江、福建等地的客商,在余干县信江畔的河埠老街采购“河埠佬”从河里捡来的石头。

          “以前由于毗邻信江而居,‘河埠佬’世世代代打鱼,街上卖鱼的多,现在渔民纷纷上岸,除了在河里捡黄蜡石来卖,还在老街上开民宿,吃上了旅游饭,河埠老街也成了一个景点。”在河埠老街做黄蜡石生意的张国泰谈及河埠老街,直言变化太大。

          信江畔河埠老街的变化,只是余干县众多渔民转产转业的一个缩影。而这一切,则要归功于近年来余干县大力发展旅游产业,引导渔民退捕上岸,由此给渔民带来新希望。

          以建设“湖光山色最美县”为目标,该县全力打造乡村旅游点,通过完善公路基础设施建设,将康山大堤“江豚湾”、大明花海景区、田园鄱阳湖景区、忠义文化园景区等生态旅游和历史人文景点景区连点成线、聚线成面,着力构建全域旅游新格局,做大做强鄱阳湖旅游产业蛋糕的同时,为渔民转产转业创造了更多良机。

          捕鱼近30年的袁发亮从小生在湖边,长在湖边,在退捕转业之后在忠义文化园景区商业街开了一家饭馆,年纯收入有八九万元;忠义文化园景区讲解员袁芳的父母都是渔民,禁捕前靠着100多只鸬鹚捕鱼,禁捕后景区给她父亲提供了鸬鹚表演的工作……如今,发展旅游业日益成为吸纳余干渔民转产转业的有效方式之一。该县结合传承千年的渔猎文化,将原先落后破败的滨湖渔村打造一新,引导退捕渔民从事餐饮、住宿、游乐等服务行业,帮助他们在家门口增收致富。

          从“送岗位”到“送技能”,授人以渔促进就业

          为了让退捕渔民上岸有出路、生活有保障,该县成立禁捕退捕渔民转产就业工作领导小组,出台创业贷款贴息、灵活就业社保补贴、职业培训补贴等扶持政策,结合退捕群众的身体状况、技能情况、工作经验等基础条件,逐户逐人制定就业指导方案,按照“一村一策”“一户一策”,通过发展产业、务工就业、公益岗位等多种方式促进渔民转产转业。目前,全县有劳动能力且有就业意愿的退捕渔民为5097人,其中已转产就业5097人,转产就业率达100%;共举办“禁捕退捕渔民专场招聘会”18场,吸引126家企业参加,共提供跟单员、打包员、操作工等1万余个就业岗位。

          该县组建禁捕退捕安置保障工作专班,确保奖补资金足额到户、配套措施保障到人,为退捕渔民织密生计“保障网”。截至今年7月18日,享受政府补助退捕渔民参保缴费完成率达100%,渔民户中16周岁以上人员参保率达100%,过去两年政府养老保障资金1241.5784万元已全部发放到位。未来13年的退捕渔民养老保障补助款8679.2428万元已拨付至养老保险专户。退捕渔民户的船网补偿资金、鸬鹚回收费、过渡安置费均已发放到位。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该县出台了《余干县禁捕退捕渔民职业技能培训方案》,将全部退捕渔民纳入就业技能免费培训对象,积极为有就业意愿、培训意愿的退捕渔民开展大棚蔬菜种植、水产养殖、水产品加工、特色美食厨师、电子商务、家政服务、计算机操作员、茶艺师等实用技术培训,切实提升退捕渔民劳动技能和自我发展能力,做到愿培尽培、应培尽培,帮助渔民克服“上岸”后的“本领恐慌”,让他们回归“市井生活”。目前,全县共开展各类培训19轮,培训渔民859人次。

          从“打鱼人”到“护渔员”,守护鄱阳湖生态美

          “江豚数量如果减少,意味着水域生态环境恶化,鱼量也会随之减少,一直以捕鱼为生的渔民将直接面临生存危机!”在鄱阳湖余干县辖区水域,经常会看到鄱阳湖康山江豚巡护队队长袁文斌和队友们驾船巡护江豚的身影。

          每当看到江豚出水,袁文斌都会在记录本上仔细地写上江豚出现的时间、地点和数量,像对自己孩子一样,记录下点点滴滴。他和队友们还常年在夜间蹲守康山大堤“江豚湾”,以防止非法捕鱼乱象的发生。

          今年51岁的袁文斌是康山乡人,从8岁开始就和祖父在鄱阳湖打鱼。转折点发生在2017年2月,他在康山大堤“江豚湾”看到垂钓者用锚钩把一头江豚钩挂住。目睹了被残害的江豚,袁文斌感到很揪心。

          “向母亲湖‘索取’了一辈子,现在该好好‘回报’她了。”从那时起,袁文斌彻底放下船网,将“烟波浩渺中,出没风波里”的捕捞生活冰封成记忆,自发组建了一支由渔民构成的江豚巡护队,保护好鄱阳湖的江豚和候鸟。

          万事开头难。部分渔民在鄱阳湖非法电捕鱼类,袁文斌和队友们选择报警。非法捕捞者对袁文斌和队友们进行恐吓。面对恐吓,巡护队前后已经换了三批队员,不变的是袁文斌的坚守。他并不生气,相反非常理解部分渔民的苦衷,并耐心地向对方讲解目前鄱阳湖渔业资源形势以及保护鄱阳湖的重要性。

          退捕上岸后,袁文斌一边在家务农,一边坚持开展江豚巡护工作。“我最开心的事就是看到母子豚数量增多了,2017年至2019年,每天只能看到20多对母子豚,禁捕政策实施以来,可以看到30多对母子豚。我相信今后鄱阳湖的江豚和鱼类资源会越来越多,子孙后代会生活得更好!”袁文斌高兴地说。

          如今的余干,鱼跃鸟飞、江豚欢畅,鄱湖水清岸美、渔民安居乐业的新画卷愈加清晰……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无标题文档